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公告:
站内搜索
 首页 > 艺术鉴赏 > 言论 | 民国古董商的跨国“生意经”
言论 | 民国古董商的跨国“生意经”
时间:2016/1/9   来源:《艺术市场》杂志  作者:王可人
日前,佳士得拍卖行获得授权拍卖已故传奇藏家安思远旧藏,超过2000件珍品将亮相2015年3月佳士得拍卖“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专场,这也是亚洲艺术拍场上最大规模的私人收藏。
 
民国上海外滩和平神像大型上色照片
日前,佳士得拍卖行获得授权拍卖已故传奇藏家安思远旧藏,超过2000件珍品将亮相2015年3月佳士得拍卖“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专场,这也是亚洲艺术拍场上最大规模的私人收藏。事实上,以安思远为代表的一批20世纪左右在西方欧美国家推行中国艺术的古董商,特别是首批远渡重洋、开拓海外市场的商人,例如卢芹斋、姚叔来、戴润斋等,他们对中国文物在西方收藏的建立、扩展与转型,以及这些收藏与西方的中国艺术史、文明史研究的互动,进而至于西方对中国文化的认知等,都大有补益。而现今国内大部分藏品的回流,与当时这批古董商有着不少的联系,其时的影响力也深刻推动着目前日益红火的中国古董市场。本文试从古董商卢芹斋入手,理出其身后古董交易的网络——张静江、吴启周、姚叔来、叶叔重等,从他们商业活动的跨国轨迹、经营策略,以及推动中国古董市场等方面,还原民国古董的流动版图。
20世纪的中国,清王朝坍崩瓦解,北洋政府执政人心不稳,破落的皇亲贵族变卖家产,新兴的权贵、商人大肆收购,海外市场对中国艺术品的需求,造成了史上中国文物第一次大规模的转手流通。上海城隍庙附近是当时中国最大的古玩市场,其次是北京琉璃厂、天津和香港,其中英国玻西瓦尔?达维德、日本山中商会、法国卢芹斋皆为其时古董商中的佼佼者。卢芹斋及其卢吴公司凌驾众人之上,号称西方中国文物市场的古董教父。
 
 
卢芹斋与美国藏家们
 
 
卢吴公司旧照
卢芹斋(1880-1957),浙江湖州人,在国际古董市场上以C .T. Loo更为闻名于世,其名号至今响当当。他精明能干,周旋于银行家、军火商、商业巨头之间,经其买卖的文物包括宾夕法尼亚大学馆藏的唐代“昭陵六骏”石刻中的“飒露紫”,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的北齐石刻棺床,以及纳尔逊博物馆的广胜寺元代壁画等。作为20世纪初首批远渡重洋,开拓欧美市场的古董商,卢芹斋靠走私文物大发横财,成为欧美古董界的风云人物。据说目前存在于海外的中国古董,约有一半经他手出售。然而,正因如此,国内外对其有着几乎截然不同的评价,国人视之为“卖国贼”,欧美的藏家则视其为中国艺术的导师。而在现今的文物市场上,“卢芹斋”更像是著名的品牌,一件藏品若他经手过,则带有明显的附加值,代表了来源与品质的保证,价格通常比较昂贵。
张静江
-主仆关系的转变
Zhang Jingjiang:
Transition of Master and Servant
 
一介古董商人有何能耐能将数目如此庞大的文物贩往国外,并且在欧美艺术收藏界闯出一番天地?可以说这一切都与20世纪动荡的社会环境和其身后的政治支撑关联颇深。
 
 
卢芹斋社交人物关系图
   在佳士得专家罗拉出版《卢芹斋传》之前,世人对于卢芹斋是如何辗转到法国并做起中国古董生意的这一点可说传言百般,占主流的说法是卢芹斋祖上是16代官商文兴盛的大家族。但在太平天国时期,家族的基业损失殆尽,全家人避难上海。19世纪末期,卢芹斋被家人送到法国寻找商业机会。卢芹斋在巴黎结识了促成今后古董事业的张静江,一起创办了通运公司,而卢芹斋主营古董生意。基本的故事架构没有太大差异,不过罗拉经过七年的考证,认为卢芹斋这段漂洋过海的故事极有可能是为掩饰其卑微的出身而自我杜撰的。事实上卢芹斋幼年失怙,初寄养于远房的堂叔家,后入南浔张家做仆人,即服侍少主子——日后国民党四大元老之一的张静江。
   1902年,张家使钱为张静江买得清廷驻法国商务参赞的职位,张携往巴黎的仆眷中便有卢芹斋,其时名为卢焕文,在日后生意中为了与文物的风雅相般配,易名“芹斋”。张抵达巴黎后,任了一个闲职,于是热衷贸易,张静江有商业天赋,开创了很多中外商业来往,比如茶叶、生丝、古董、银行,创办了中国第一个在法国的公司——通运公司,而卢芹斋则在旁辅助倒卖中国的瓷器、字画与清末称的“小摆设”等,这似乎可以成为其人生中的重要转折点。作为著名的“南浔四象”的张家,张静江的舅父是著名藏家庞莱臣,为其提供充分的货源以及人脉,而公司所有的盈利也悉数资助了孙文,投资革命。而当时随行巴黎的还有张静江的妻弟姚叔来,在卢芹斋离开以后是通运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同样拥有非凡的古董辨识能力和社交手腕。通过张静江的人物关系网,卢芹斋得以日后一步步迈向生意的巅峰。
 
 
昭陵六骏之飒露紫
   通运公司的营业果如其命名寓意的那样“生意兴隆通四海,财运茂盛达三江”。卢芹斋从中看到了商机,1906年,也就是到达巴黎两年之后,卢芹斋脱离了张静江,自起了一家买卖中国古董的公司,名“东英楼”。卢芹斋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商业头脑和品味很高的鉴赏水平,对上手的东西极为敏感和识货,没过多久,他就成为古董界的买卖高手。1909年,卢芹斋另组来远公司,扩大古玩销路。这时的卢芹斋买卖古董的数量好像常人买卖家具、瓷器。
   与此同时,卢芹斋深刻地认识到张的人脉广泛,与国民党来往甚密,所以也与张静江保持着友好的合作关系。张静江这位资助孙中山革命的“红顶财长”,其大部分资金来源于卢芹斋古玩贩卖的收入,因此卢芹斋可以称为真正意义上国民党建党前夕的财神老爷。也正因为张静江、卢芹斋跟孙中山及其国民革命成功具有极其特殊的关系,民国政府对于卢芹斋走私文物一直实行网开一面的默认放行政策。
卢吴公司
-西方藏家胃口的转变
Loo’s Company:
Transition ofWestern Collectors' appetite
 
一介古董商人有何能耐能将数目如此庞大的文物贩往国外,并且在欧美艺术收藏界闯出一番天地?可以说这一切都与20世纪动荡的社会环境和其身后的政治支撑关联颇深。
 
 
元末明初礼佛铭文铜钟 卢芹斋旧藏
   自世纪初直至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是西方收藏和研究中国艺术品的第一次高峰,也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第一次热潮。虽造成中国境内出土文物不断外流,但也为西方研究中国艺术提供了丰富养料。通过西方收藏家、学者、市场三方面的不断交流,中国艺术研究与市场最终于20世纪后期逐渐成熟。
   罗拉称卢芹斋是“亚洲艺术的康维勒”,她说:“卢芹斋让西方发现真正的中国艺术,亦即:在中国为中国人创造的中国艺术。在他之前,西方人主要收藏的是具有中国风味的工艺品,例如十八九世纪的“五彩”“粉彩”瓷器,卢芹斋开拓、建立了一个高古艺术的市场,例如古代铜器、古玉、雕塑、壁画等。他在西方的中国艺术教育上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他是西方中国文化的大使,为中国文化的教导和推广做出了许多贡献。”对他而言,这多少是一项赌注,当他开始卖古代铜器、古玉时,其在西方市场根本不值钱。为此他必须去教育他潜在的买家,来培育这个市场。他甚至创造一套词汇来销售中国高古艺术,目的在于出售他的货品。
   在卢芹斋之前,世界艺术市场中的东亚艺术以日本作品为主要代表,中国与日本的文物之间并未有明确的区别。以较早收藏中国及东南亚艺术的美国收藏家弗利尔(CharlesLang Freer,弗利尔美术馆创始人,以珍贵稀有的东亚文物闻名于世)为例,早期弗利尔收藏惠斯勒的画作,渐而感染到东方艺术品的魅力,而其时也较模糊于日本艺术品这块。卢芹斋将中国艺术品板块从日本阴影下独立出来,使其在世界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其时于巴黎,他并非唯一经营中国艺术品的古董商。他最大的对手是纽约的山中定次郎,即拍场上以“山中商会”闻名的日本古董商。然而卢芹斋最大的特色在于他眼光精湛和拥有与生俱来的商业头脑,他在山中定次郎和所有古董商之前,直接到货源地找艺术品。在他之前没有人敢到中国去,除了弗利尔曾经去过中国,并带回几件东西,但卢芹斋是长达50年有系统地直接到中国选货。
   对于卢芹斋的经营策略,罗拉说:“他是第一位了解市场全球化的古董商;他是第一个直接到中国去找货,然后拿到美国和欧洲卖的古董商。他第一个了解到货在中国但钱在西方,必须到货源地去找东西并拿到有钱的地方去卖。因此他很快在北京和上海开设分号,有专人在全中国各地找货源,跟他联络,为他保留货源。他则每年到中国一两次,看货、取货、订货,拿到西方去卖,同时了解中国境内的最新行情。他的活动范围横跨欧、美、亚三大洲。值得一提的是,今天则是钱在中国,艺术品在西方,情况正好相反。而且,今天人们的逻辑是将这些中国艺术品运回中国。”
   卢芹斋和北京上海古董行的大买卖人结成了一个圈子,类似现在的商会,不久又成立了中国近代史上一家最早、最大、时间最长的文物出口公司——卢吴公司。1911年10月10日后,长期国民党背后的财政支持使卢芹斋意识到自己的时候到了,不等中华民国宣告成立,卢吴公司就率先开张。店名“卢吴”用的是卢芹斋和吴启周的姓氏,发音很像中文的“卢浮”,寓意“中国的卢浮宫”,卢芹斋的野心可见一斑。卢吴公司设有两个分号,一个在北京,一个在上海。
   1914年,当卢回中国寻找古董货源想要回巴黎时,战火烧到了俄罗斯,所以他坐船绕道美国纽约再回巴黎。从此,他看到了新兴的纽约市场,许多富豪在那里聚集。1915年卢芹斋在纽约建立了画廊,从此他在纽约和巴黎都拥有了画廊。卢芹斋驻巴黎,英语好的姚叔来驻纽约,上海的吴启周、北京的祝续斋、无锡的缪锡华给他们进货,运往上海,再由吴启周往巴黎或纽约发出。
纽约
--欧洲艺术市场向美国的扩展与转移
New York:
the expansionand transfer of art warket from Europe to America
 
事实上,卢芹斋正式迈入国际古玩行业门槛,以进军英伦,进而横跨大西洋登陆美洲新大陆,开辟新兴市场为标志。他的好几笔大买卖与英美博物馆的进货有关。
   自1926年至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卢芹斋、吴启周合办的卢吴公司大量出口中国文物。吴启周原是张家典当铺当朝奉,吴母原是张静江的弟弟张增鉴的奶妈,也曾随张静江赴法。吴启周亲自到北京、开封等地与当地的大古董商联系买货。后又有他的外甥叶叔重从法国回来帮他办货,成为他的助手。九年过后,吴启周将卢吴公司的经营业务交给了叶叔重。
   叶叔重在古玩界又称“叶三儿”,与戴润斋(戴福保)、张雪庚、洪玉琳合称上海滩“四大金刚”。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及以后,叶叔重仍给卢芹斋往美国进货。藏家陈重远在“琉璃厂系列”的书中写道,卢芹斋、吴启周、叶叔重出口文物形同垄断,跟他们搞不好关系,就别想将文物出口到美国。当年卢吴公司财大气粗,收购价格永远比别人高上一成,且古董精品一概接收,一般古董商都争不过他们。市面上出现真正有价值的古董,总是会流向卢吴公司这个圈子,也奠定了卢吴公司的地位。
   以商周青铜器为例,卢芹斋经营中国文物50余年,经他手卖给外国人的就不下千余件。在陈梦家编著的《美国掠夺我国殷周铜器集录》中收了845件铜器,其中有312件经卢芹斋转手。而买家主要是海外许多著名博物馆、美术馆及私人收藏家。
   罗拉在《卢芹斋传》中写道:“卢芹斋帮助建立了西方博物馆和私人藏家手中最棒的亚洲艺术收藏。他会针对每个博物馆的情况推荐艺术品给他们,建议博物馆馆长、研究员、私人收藏家该买哪些东西。”
   同时,卢芹斋虽然是位古董商,但他希望自己不要看起来只是一个商人,所以他极力建立促进研究和讨论的知识分子形象。他的身边总是聚集一批知识分子,这也是他的商业策略之一。他在纽约的店铺便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古董交流会所,许多考古学家、知识分子、汉学家、博物馆馆长和研究员出入其中。而作为精明的商人,卢芹斋善于倾听,了解欧洲人、美国人的个性,从而谋求商业上的往来。而在王世襄与陈梦家赴美考察期间,卢芹斋也倾其所能帮助他们活动。
 
姚叔来
——通运公司的当家人
Yau Chang Foo:
Chief of Ton-Ying & Co., New York
 
2014年6月皿方罍回归国土,9月乾隆“瓷母”大瓶以1.51亿在美拍卖,而此两件国宝都曾为通运公司旧藏。通运公司、卢吴公司以及日本山中商会,可称为20世纪初欧亚美亚洲文物热的三驾马车。
   1902年,姚叔来随满清派驻巴黎上任领事的孙宝琦团队同往,同行的便有张静江、卢芹斋、吴启周等。直到1950年张静江在纽约去世,通运公司继续由姚叔来主持,可以说姚叔来是通运公司的主要当家人。姚叔来受家庭熏陶,通中国古董,对青铜器陶瓷,古代书画玉器情有独钟,著有《中国书画研究》,在国际古玩界以C.F.Yau著称。
 
 
巴黎“红楼” 卢芹斋旧址
   相较于卢芹斋,通运公司身后庞大的人脉体系更为坚实。庞莱臣称姚叔来“姻三兄”。庞莱臣是张静江的舅父,庞氏姐是张静江的亲母,姚叔来的姐姐是张静江的原配夫人,可见其关系亲近。庞莱臣是中国20世纪上半叶最著名的书画收藏和鉴赏家,通运公司的中国古代书画有一大部分来自庞氏收藏。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英法两地古董生意一落千丈,通运公司转赴美国纽约第五大道开辟新市场,经理仍为姚叔来。这样逐渐形成了法国卢芹斋和美国姚叔来分别于东西两半球经营中国古代艺术品的古玩业格局。实际上,直至卢芹斋来纽约开拓古董市场,包括美国通运公司的经营,更多的是卢芹斋在策划。
   姚叔来上世纪初经常往返于欧美和中国之间,而期间比较遗憾的是与英国古董商大维德的收购较量。在大维德于中国疯狂收购中国宫廷瓷器的时期,最大的竞争对手便是通运公司。大维德期间抓住盐业银行准备拍卖慈禧太后于1901年抵押在中国各个银行的瓷器之机,一次性抢购了40余件宋元明清精品,当时主要的对手是通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当年盐业银行总经理曾急电催促姚叔来从纽约返回,磋商收购“取回”办法,但还是让大维德下手快、出钱多,先得了手。
   对于20世纪这批远跨重洋的古董商的评价,可借用藏家张伯驹先生一句话:“综清末民初鉴藏家,其时其境,与项子京、高士奇、安仪周、梁清标不同。彼则楚弓楚得,此则更有外邦之剽夺。亦有因而流出者,亦有得以保存者,则此时之书画鉴世故家,功罪各半矣。”(责任编辑:龚梦旻)
本文版权归《艺术市场》杂志所有,转载请注明转载处。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沈阳文学艺术界联合 辽ICP备12007304号   沈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文艺资源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