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公告:
站内搜索
 首页 > 文艺交流 > “延河水长”征文————《水 声》
“延河水长”征文————《水 声》
时间:2015/10/16   来源:文艺资源中心  作者:佚名
那日正值五月下旬,槐花盛开,芳香弥漫,沁人心脾。我与他在客厅对坐,给他沏了一杯清茶。我知道他读书时喜好文学,任教后更加痴迷文学,也有苇编碎章几十篇什被刊发,还曾是某教育网站的“版主”。对他取得的成绩,我由衷地表示高兴。
一日休息在家,我的一个学生后成了我的同事前来造访。
那日正值五月下旬,槐花盛开,芳香弥漫,沁人心脾。我与他在客厅对坐,给他沏了一杯清茶。我知道他读书时喜好文学,任教后更加痴迷文学,也有苇编碎章几十篇什被刊发,还曾是某教育网站的“版主”。对他取得的成绩,我由衷地表示高兴。
他说,他最近想出一本书,约有30万字左右,即几年来平时习作的总和。
我默然,只点头。
他又说,他每天工作很累很忙,但仍不辍于每天千字左右的写作。
我心生敬意,又陡生疑虑。
听他缜密的话语,见他面我而坐的局促和拘谨,我未曾打扰。我想到了自己过从的文学岁月。
初中升学作文满分,高中时便有习作公开发表,步入大学,成为《沈师院报》寥寥可数的几位记者之一,一时间心中满满的文学,以为自己已步入“文学的天堂”,那文学的火柴已为我擦亮。我远离了亲近的校园生活,更疏忽了滋养我生命根基的蒲河和黑土,飘忽间追逐风花雪月的写作。“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孤芳自赏。文学成了我那时把玩操练,为自己添光增彩的金不换的彩笔。毕业后,将浸渍胭粉味的几册诗集交呈中国作协时,遇到婉拒。信心满满的投稿于文学专业期刊时,多是杳无音讯。我痛楚至极,文学彼岸何在?康启昌老师告诉我贴近生活,反映东北地域文化;刘兆林主席告诉我感恩于生活,服务于时代和人民群众,刘主席更给我讲了他接触过的曾参加延安文艺座谈会的作家的故事,与我分享参会的感想。我方才知道了毛主席提出的“二为”的方向和“双百”的方针,终于找到了文学的支撑和方向。
回过神来,我说,写作的孜孜求索,静默无声至关重要,你亦取得一定收获。但一定不要操之过急,或急功近利。每天千字的习作难能可贵,可质量难以保证,写作也如生命一样,需循序渐进和储蓄,五分钟热血不成,透支也不可取。书是写作的阶段总结与展示,但求其彰显自身,实不可取。写作需要贴近实际,持之以恒,反映时代,才终生汪洋,喧泻人类的思绪,这才是文学的终极目的。
接着,我嘱曰:宋玉赋中说“增之一分则长”,此之谓也。现阶段的你,万不可用翅膀游泳。作家要用减法,不可用加法,才适称。
稍息,我复又谏言忠告,同时仿是自我的诫勉:自己不可喧哗的同时,要用心倾听别人的意见和批评。倾听或改变,不是因之而失去自己的看法和坚持。应在痛楚中得到新生,终才才可凤凰涅槃。
……
听了我的话,他点头又摇头,眉心紧促。他始终手捧茶杯,没喝,已没了热气。
忽然电话铃响。是友人打来。我需前往,并言片刻即回。
时间不长,我回到家中,妻说他已告辞。也许是我生性好为人师,也许是对我晦涩之言的反思,他造访的迷津未接,对他的辞别,我心中不免是疑窦重重。
我在客厅踱步,一边回想着他的神情言谈,一边倒了一杯水。当听着水声响起时,我见到书案上女儿在宣纸上留下挥毫,那是中楷游动,或直或竖,或左起或右行,参差间配,遒劲灿然。我沉吟的同时,见那纸上的九个字“泉静溪声河流江海啸”。我一个激灵,落身沙发,心中仿佛亮了一盏灯,那是无法用语言文字表达的一种禅悟。我立时敲击键盘,给他发了邮件:请准备好行囊,我们共同参加1942年5月23日在延安召开的文艺座谈会!
又沏了一杯茶,听着水声,我想:我的学生并同事想必定会与我共同听到的。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沈阳文学艺术界联合 辽ICP备12007304号   沈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文艺资源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