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公告:
站内搜索
 首页 > 名家视点 > 戏曲生存困境漫谈
戏曲生存困境漫谈
时间:2016/1/9   来源:文艺资源中心  作者:王新心
在当今社会,戏曲的生存面临着很多问题。那么,现在我们到底还需不需要戏曲呢?其实,这个问题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有人提出来了,并引起了巨大的争论。
一、戏曲面临的生存困境
 
在当今社会,戏曲的生存面临着很多问题。那么,现在我们到底还需不需要戏曲呢?其实,这个问题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有人提出来了,并引起了巨大的争论。当时,在一次全国性的戏曲创作研讨会上,一些青年导演在会上提出了中国戏曲快衰亡的观点,而一些年龄较大的戏曲专家则不同意这种观点,认为中国戏曲仍有着很大的希望。在会上,双方各执一词,谁也没办法说服谁。而这次会上的讨论还引发了接下来全国范围的大讨论。
现在,距离那次激烈的争论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十年,我们看到,戏曲虽然并未衰亡,但确实面临着生存的困境。半个世纪前,全国有近三千个戏曲剧团、五六百个剧种,现在剧团和剧种数量则大幅减少,这种现状让很多戏曲表演者和戏迷感到很痛心。其实,戏曲现在面临的生存困境与中国传统文化面临的困境是一脉相承的。中国戏曲作为民族文化的瑰宝,曾经有过巨大的辉煌。
在沈阳,20世纪五六十年代,沈阳评剧院被评为国家重点剧院,有许多优秀的戏曲表演艺术家,出过很多优秀的剧目,是我们沈阳市的骄傲。现在沈阳的戏曲剧团和全国大部分剧团一样也改制了。但是,在市场经济环境中,戏曲剧团在市场化改革中进行改制遇到了很大困难,如果没有国家财政的扶持,许多戏曲剧团是很难靠自己的努力,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发展下去的。
戏曲生存进入困境已是不争的事实。那么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二、造成戏曲生存困难的因素
 
1.戏曲发展规律和生命周期的限制。中国戏曲同任何艺术形式、任何事物一样,有着其自身的发展规律和阶段。中国戏曲有着悠久的历史,它在秦汉时期萌芽、诞生,宋元明时期逐渐在剧本、唱腔、表演形式上走向成型,并在清代达到鼎盛,形成不同地域的不同剧种和林林总总的流派。到了近现代,戏曲有过发展的辉煌,尤其是改革开放初期,一度百花齐放,但没有多长时间戏曲便逐渐衰落。更新更具时代特点的视听艺术成为新时代的主角。这一点不奇怪,这是其自身发展阶段的表现。大家都知道,在中国艺术发展的长河中,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都曾各领风骚,也都曾让位于新兴的艺术样式,月盈则亏,水满则溢,走向成熟之后衰落是必然。现在,受其自身发展规律和生命周期的限制,中国戏曲已经走过其最辉煌的历史阶段了,正在逐渐从历史舞台的中心退出。这是大势所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即便现在仍有许多戏迷喜欢、热爱戏曲,可能也没办法使其重现昔日的辉煌。
2.时代快速发展的巨大冲击。作为世界级的表演体系与表演文化,中国传统戏曲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成熟的美学传统、固定化的唱腔和表演体系。它讲究高度的虚拟性、凝练性、抽象性与程式性,其表现手段(如唱、念、做、打等)十分丰富,唱词、唱腔优美,音乐、动作、唱腔、唱词与表演体系都非常完整、精致。这些因素使得戏曲成为世界三大表演体系之一,为其赢得了赞誉和辉煌,却也为它埋下了“没落”的种子。随着时代的进步,与现代传播媒介的高速发展相比,戏曲的美学传统、唱腔唱词与表演体系等显得越来越僵化,程式化、模式化成为过去时代艺术的经典符号,与新鲜的、充满生命活力、处于上升期的现代视觉艺术的突起相比,凝滞化的戏曲已经无法生动形象地表现和对应现代人尤其是年轻人的生活、思想与感情,这就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戏曲在现代社会的发展。同时,现在人们的生活节奏也越来越快,这就需要有快节奏的艺术表演形式适应人们的需求。戏曲的情节推进、唱腔与唱词的节奏过慢,都难以适应现代观众尤其是年轻人的消费心理与文化需求。另外,其高度凝练化、抽象化的唱腔、唱词,也会让不懂得戏曲音乐的人听起来比较吃力,甚至会感觉听不懂。戏曲自己早已意识到这些致命问题,许多戏曲工作者、艺术家投身戏曲改革,但进程非常缓慢甚至相当艰难。对传统戏曲进行再创作,有时会受到一些戏曲老艺术家与老戏迷的抵制,他们认为这种改革会将戏曲剧目改得不伦不类,且戏曲高度发达的表演体系,也使得现代人在对其进行改编、改造、再创作时困难重重。这种困难在于戏曲艺术的成熟,牵一发而动全身,不改不行,改大了也不行,会失去戏曲自身的特点,戏曲就不是戏曲了。现代高科技的高速发展,已使电脑网络和无线网络成为人们新的生活方式,在这个生活方式中,日新月异的艺术形式在这个无限宽广的虚拟空间里大展身手,其生于此,其长于此,与在有限的舞台上生存的戏曲艺术不属于一个空间。一个旧字,道出了戏曲的全部心酸。
3.戏曲剧团体制的局限。解放前,全国有很多私人的营利性戏曲剧团(俗称戏班子)。这些剧团与解放后以及现在的剧团模式有着较大的差别:人数不多,只要能应付其演出任务即可,围绕着名角儿进行创作、演出与宣传,且其创作、演出成本也不太高,剧团成员一般都有着较灵敏的商业嗅觉。解放后,全国对戏曲剧团进行了改造。戏曲剧团都被收归国有,由国家财政供养,每个省、市甚至县都成立了自己的剧团。20世纪50至80年代,体制内的戏曲剧团都有着政府的管理与扶持、供养。长期在体制内生存,使其在市场化的商业环境中进行竞争以求得自身生存的能力弱化,没有能力举行足够盈利的商业演出,而且当代多元文化的分流也使人们有了更多元的文化选择,看戏也只是其中的一种选择,而且是选项不多的选择,也使得戏曲剧团在进行市场化改革后,仍然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困境。许多戏曲剧团正在积极探索市场化改革的途径与方法,解脱了体制的束缚,并不等于就能得到市场。这么说是不是戏曲必然消亡?
 
三、中国戏曲不会消亡的原因
 
尽管戏曲艺术和戏曲剧团面临着多方面的生存困境,但是,我认为,戏曲在今天的社会中仍占有一席之地。同时,只要我们这个民族存在,戏曲就不会消失。作为一种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曾经取得无限辉煌的艺术表演形式,它仍有着非常高的艺术保存价值,有着无法同化的民族文化和艺术个性。同时,现在仍有许多戏迷包括外国朋友喜欢、热爱戏曲,有许多创作者在进行戏曲的创作与演出,并且,各级政府、民间团体也在逐步加大对戏曲的保护措施。这些都能够保证戏曲和戏曲剧团的基本生存。
1.直观性的观赏关系。戏曲表演者在舞台上进行演出,观众在舞台下进行直接的观赏,这是从戏曲诞生之日起就逐渐形成的,并逐步推动了剧场的建设与观众观赏习惯的形成。这种直观性的观赏关系,是戏曲与电视、电影、网络等现代艺术形式、传播媒介的重要区别。现代科技越发达,艺术形式与传播媒介的虚拟性也就越强,人与人之间进行真实接触的机会就越来越少。而由于人的看戏习惯、审美需要与心理需求的要求,是需要进行真实接触的,希望能直接看到演员的真实演出。戏曲的这种直观性观赏关系所带来的亲临感、现场感是戏曲存在的一个基点,是现在许多新兴的艺术形式无法取代的,正是这一点决定了戏曲艺术还能够生存下去,决定了在虚拟空间滞留久矣的人会产生重回真实环境的冲动、在有限的空间里获得艺术欣赏的渴求。
2.独特的审美传统。与注重写实的西方舞台表演艺术不同,中国传统戏曲与中国山水画、中国书法一脉相承,都讲究空灵、虚拟、抽象、概括的美学特质,这是其成为世界三大表演体系的重要原因,也体现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的精髓。其实,在某种程度上,西方现代派中以抽象、变形的要素来表现人的感情,与中国戏曲注重抽象性也是一脉相通的。同时,作为世界顶级的艺术表演体系,其虚构性、凝练性、抽象性艺术特征以及以虚代实的美学品质,能够缓解当代中国社会人们的浮躁情绪。只要我们沉下心来,就能够发现戏曲所传承与表现的优秀传统文化因子。
3.大批戏迷的支持。我们可以看到,在一些公园中,会有戏迷朋友聚在一起唱戏自娱自乐;还有一些戏迷自发组成了戏曲剧团进行演出,有的戏迷剧团甚至还到国外去演出,等等。尽管现在戏迷的年龄都不算小了,在青少年中还未形成成熟、稳定的戏迷群体,但现有的大批戏迷的存在及其审美需求会影响到其周围的人,使他们喜欢戏曲,而这也会给戏曲创作与演出带来不竭的动力。戏曲主演的艺术魅力能够征服广大戏迷,很多戏迷对戏曲的喜爱,主要表现为喜爱戏曲表演的名角儿,会在表演时发自内心地给喜爱的表演者献花,表演者到外地演出时还会紧紧地追随,这都使得戏曲表演能够得以延续下去。同时,戏迷对戏曲名角儿的喜爱,也表现了戏迷们对戏曲艺术与民族传统文化的喜爱。
 
四、如何改善戏曲的困境
 
1.坚持以民为本的理念。不管是戏曲剧本的创作,还是在舞台上的表演,都要树立和坚持以民为本的理念,以普通老百姓的审美需求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为他们创作和表演,表现出他们最真实的生活与心声。我认为,以民为本是戏曲创作首先应该遵循的创作原则和理念。但是,现在很多戏曲讲的仍旧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故事,与普通老百姓的现实生活、文化需求等都有一定的距离,也呈现出了戏曲现实批判精神弱化的倾向。而且,受“文以载道”观念的影响,现在有些戏曲剧本的创作过于注重主流意识形态思想和社会伦理道德观念的传递及其再生产,没有很好地处理戏曲的教化功能与娱乐功能之间的关系。这些因素会导致普通老百姓与戏曲的疏离。其实,戏曲在诞生之初,是十分注重表现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与心理需求的。它有一个基本的美学原则:“常情峻理。”其中,“常情”就是要求戏曲表现的一定要与普通老百姓日常生活中最基本的感情相一致,“峻理”指的就是戏曲要表达一个较为深刻的道理。面对如今新的社会环境与时代生活,戏曲创作还是应该回归到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欣赏习惯中去,这样老百姓才会喜欢观赏戏曲。20世纪80年代,由沈阳评剧院莜俊亭创作、莜俊亭和宫静合演的评剧《小院风波》,讲的就是当时的一个小院子中,因孩子结婚而引起的家庭、邻里纠纷。这部评剧讲述了老百姓日常生活中经常会遇到的身边事,在当时受到了全国观众的热烈追捧,并被中央电视台拍成了戏曲电视剧在全国播放,引起了广泛影响。其实,如果戏曲创作与表演能够坚持讲述老百姓的身边事,说出老百姓想说却没有说出来的心声,老百姓是会认可与支持戏曲的;否则,老百姓喜爱戏曲的热情可能就会逐渐降低。戏曲作品如果表现不了老百姓的“常情”,老百姓自然不愿意去看,那么戏曲无疑将会失去观众、失去市场。大约五六年前,由某市青年京剧团、交响乐团和歌舞剧院等联合创作和演出的大型交响京剧演唱会《郑和下西洋》,投资巨大、舞台设置华美。虽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是该剧并没有进一步产生更为广泛的影响。之所以如此,我想,一是因为其舞台设置太过复杂,在外地演出时没办法改装当地剧院的舞台,这也就限制了其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推广;二是其表现的内容与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有着较大的差距,普通老百姓很难产生共鸣。在这里,我还想说一下,现今我们社会正处于急速转型的时期,现代化进程高速推进,改革过程中出现了很多浮躁、迷茫的情绪,物质主义、世俗主义等欲望化的思潮,便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如近期的一部电影《小时代》,影片刚上映时,很多媒体与观众都痛批影片中所传递的物质主义思想和不接地气的弊端,但这部影片最后还是取得了5亿多的高票房成绩。该影片的观影群体多是青年学生,这或许也反映了现在的青年人对物质主义等新的价值观的认知。相较于新艺术形式与新媒体而言,以中老年观众为主要接受群体的戏曲,其传播手段和方式还比较传统,在现今的戏曲创作与表演中暂时还未表现出对物质主义的崇拜,但是对这种现象,我们广大戏曲工作者还是应该警惕起来,坚持以民为本,注重讲述一个完整的、接地气的故事,处理好教化功能与娱乐功能之间的关系。
2.改革时应扬长避短。我认为,现今我们在对传统戏曲进行改革和再创作的过程中,要坚持扬长避短的原则:既要与时俱进,吸收其他艺术门类的优点,又要继承戏曲艺术本身的特质,坚持虚拟化、抽象化的表现方式等,这样才能不断保持戏曲的生命力。失去了这个原则,也就失去了戏曲本身存在的价值。其实,不仅是戏曲改革应该扬长避短,在吸收同类优点的同时充分展示自身的个性,话剧、音乐、美术、文学等艺术门类莫不如此,就连商店布局、城市建设、人的发展等也都应遵循这个原则。
3.注重对人才的培养。我们应该着力培养剧本创作人员、表演人员、音乐创作人员、戏曲导演等戏曲人才。特别是对名角儿的扶持和栽培,更值得各戏曲剧团重视。如之前所说,戏迷之所以喜欢戏曲,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名角儿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他们的市场号召力是显而易见的,即便剧目很好,如果没有名角儿和名家进行表演,也是很难得到观众的认可的。而我们知道,过去的戏曲剧团也主要是依托名角儿而存在和构建起来的。但是,戏曲人才尤其是名角儿和名家,都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培养起来的,要花费很长时间的培养和训练,要经过长时间的口传亲授,这样戏曲老师才能够将其一生的戏曲舞台经验传授给自己的学生。我们知道的那些戏曲名家,一般都是从小就被送到戏班进行培养的,在学艺的过程中,他们还要下苦功经受巨大的考验与磨炼,才能最终取得成功。三次获得中国戏剧表演最高奖——梅花奖的冯玉萍就是沈阳评剧院重点培养的,现在已经成了戏曲表演界的名家。她不到十岁就到沈阳评剧院的少儿班学习戏曲表演,经过评剧院众多老师的精心培养和训练,在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后,终于成为一名戏曲名家。但是现在,受戏曲迅速边缘化趋势的影响,在培养戏曲专业人才方面,我们面临着许多困境:戏曲学校招不来学生,而很多有着很好戏曲表演天分的小孩,基本上都不愿意下苦功去学戏曲表演的基本动作与唱腔;就算是小孩愿意学习戏曲,家长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子女学习,担心学习京剧、评剧等戏曲后找不到一份比较好的工作,没办法在社会上生存下去;同时,现在有的戏曲培训学校和机构的师资质量并不是非常高;戏曲剧团内部的矛盾和利益也会在某种程度上阻碍戏曲人才的培养;剧团市场化改革后,戏曲人才可以随便流动,而这也会影响到剧团培养戏曲人才的积极性。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不只是培养戏曲表演的名家非常困难,其他戏曲人才的培养和挖掘也十分棘手。如以前写剧目的编剧非常清楚自己要写的演员优势,能够写出适合演员自身表演的优秀剧目;而现在写剧目的一般是中文专业毕业的,不仅不太懂得戏曲语言、创作与表演,也不太了解演员的特点,不清楚他适合表现哪些类型的人物,等等。再如现在培养一个懂得戏曲的音乐创作人是相当困难的:有的音乐学院根本就没有专门的戏曲专业,有的学校的戏曲音乐教师也不上戏曲音乐课。一个剧团如果没有足够的人才储备,如何吸引人们观看剧团的戏曲表演?怎么才能在市场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其实,这种情况不仅是戏曲剧团面临的困境,在全国所有的剧种、剧团中都面临着后继乏人的尴尬境地,几乎都有这样的苦恼,只不过川剧、豫剧、越剧、京剧等能较好地解决这一问题,如越剧《牡丹亭》就成功地捧红了一些青年演员,也让人们更能够接受根据时代需要而改编后的越剧剧目。
4.需要各方面的共同努力。戏曲和戏曲剧团的生存困境,使得戏曲的改革势在必行,但其改革和发展需要政府、社会和剧团自身等多方面的共同努力,这样才能够促进戏曲的不断发展。同时,我认为,对于戏曲,共同努力的方向和目标应该是“小而精”的戏曲剧目:剧目投入的成本不要太高,因为剧目的生产成本越高,剧团回收成本的压力也就越大,同时戏曲剧目的质量还应该有保证。政府扶持方面:政府需要加大对戏曲剧团的扶持力度,加大对其的财政投入和政策倾斜力度,使戏曲剧团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没有后顾之忧,在创作与表演新剧目时没有巨大的经济压力。我想,这需要各级政府主要领导和文化机构工作人员有较强的文化意识。一个现代化的城市,不仅在物质方面要做到现代化,在精神文化方面更应该做到现代化。一个城市如果没有文化软实力的建设,那么,这个城市是没有未来的。在这方面,我认为,我们还可以借鉴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成熟经验。社会支持方面:除了政府的支持,社会的支持也是非常重要的。社会也应该对戏曲和戏曲剧团保持较为宽容和支持的心态。如一些企业老板会因为喜爱某位戏曲名角儿或者戏曲艺术,而成立基金会扶持戏曲剧团;一些喜爱戏曲的民间人士也会成立民间戏曲团体等,这些都可以促进戏曲剧团的发展。同时,越来越多的戏曲剧团正逐渐意识到戏迷的重要性:如果没有广大戏迷的支持,戏曲剧团在市场中就更难生存下去了。如何去争取更多的年轻观众群体,也是戏曲剧团应该考虑的重要问题。剧团自身方面:戏曲剧团应该培养戏曲人才。在商业文明的社会语境中,剧团还应该大力培养剧目的策划与营销人才,而这两种类型的人才是我们戏曲剧团所缺乏的。现在,在北京、上海等地,一些小型的话剧剧团就很注重对话剧剧目的营销,取得了较大的成功。而现在的戏曲剧团就很难做到这一点,因为它没有这方面的人才储备与营销意识。可喜的是,现在有些戏曲剧团已经意识到了剧目营销宣传的重要性,加大了对戏曲表演主演的宣传力度。同时,戏曲创作者还应该具有开放、理性的戏曲创作与表演观念,加强与其他新兴媒体的联系,更新创作理念,积极培养自身的市场观念。
虽然戏曲面临着众多的生存困境,但沈阳的戏曲文化基础厚重,沈阳评剧院和沈阳京剧院在全国都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创作出了许多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受老百姓欢迎的戏曲剧目,而且沈阳的戏迷对沈阳的戏曲也给予了非常大的支持。我想,在政府、社会和剧团的共同努力下,中国的戏曲包括我们沈阳的戏曲仍将会焕发出新的生命力。让我们努力吧。
 
[责任编辑    邹    军]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沈阳文学艺术界联合 辽ICP备12007304号   沈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文艺资源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