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公告:
站内搜索
 首页 > 名家视点 > 愿沈阳杂技艺术永远升腾民族性璀璨
愿沈阳杂技艺术永远升腾民族性璀璨
时间:2016/1/9   来源:文艺资源中心  作者:安宁
中国的杂技艺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是中华民族珍贵的优秀文化遗产。自古以来,由“百戏”发展的包括平衡技巧、翻腾技巧、抛接技巧、攀缘技巧、模拟技巧及空中技巧表演等在内的杂技节目,以独有的刚健中不失柔美、古朴中兼有时代神韵形体展示,给人以美的享受。
中国的杂技艺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是中华民族珍贵的优秀文化遗产。自古以来,由“百戏”发展的包括平衡技巧、翻腾技巧、抛接技巧、攀缘技巧、模拟技巧及空中技巧表演等在内的杂技节目,以独有的刚健中不失柔美、古朴中兼有时代神韵形体展示,给人以美的享受。
沈阳的杂技艺术更是别有一番风采。1951年建团以后, 50年代后期至70年代,曾有过令世人瞩目的辉煌,留下诸多经典的存照:曾在全国杂技界率先推出《空中飞人》《秋千飞人》《蹦床飞人》, 改写了中国没有高空杂技节目的历史,并辅导过多个杂技团排练高空杂技表演技巧;曾在杭州为毛泽东主席做过小型专场演出;曾在“文革”期间排除“左”的干扰,在全国杂技界率先恢复传统杂技节目排练演出,得到周恩来总理的充分肯定,随后于70年代初被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派遣,作为新中国第一个踏上美国土地的专业艺术院团赴美国、加拿大、墨西哥等美洲四国进行长达4个月的被中外舆论界称为“杂技外交”的访问演出,全部出访人员曾在美国白宫受到尼克松总统携夫人的专门会见;曾荣幸地收到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李先念副总理用自己工资买给大家的每人一斤的巧克力糖;曾与周恩来总理一起陪同来华访问的外国元首赴大寨参观访问;曾受文化部派遣,赴印度尼西亚访问演出,从而续接了中印两国中断20多年的外交历史,受到文化部的通报表彰。20世纪八九十年代,沈阳杂技团在具有重大影响的国际和全国杂技大赛中曾获国际金奖8项、国际银奖3项,获全国金奖3项、全国银奖6项。
沈阳的杂技艺术成就卓然领先。沈阳杂技团的演员,有过蔡少武、郝锡久、白小影等众多老艺术家领衔的杂技精英;沈阳杂技团的节目,有过《空中飞人》《飞车走壁》《大飞人》《高车踢碗》《抖杠》《腾空飞杠》等惊险高难的表演,有过《7人顶碗》《芭蕾转碟》等技巧动作的创新,有过《快乐的炊事员》《背小孩》《抢椅子》等令人欢笑的幽默与风趣。沈阳杂技堪称中华杂坛之璀璨。
然而,跟所有的剧院团一样,在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期演出市场疲软的时候,沈阳杂技团受旧思想、旧体制、旧观念长时间困扰,也一度面临过演出低谷之痛,直至改革、大型精品杂技晚会诞生才掀开新的历史篇章。
 
一、《天幻》横空出世,使沈阳杂技艺术勇上高峰
 
1996年,沈阳市文化局领导派我担任沈阳杂技团团长,并将市委、市政府部署的打造杂技“大船”的重要使命交付给我。
为让剧院团走向市场,上任的初始阶段,我遍访同行,熟悉国内各杂技院团,了解国内外杂技市场。经过一番考察,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思路决定出路。而后,将在国内外的考察见闻和感悟与杂技团的干部和演员们交流。经过几个月的沟通,一个共识终于在沈阳杂技团上上下下形成——想再生,想发展,必须摒弃旧观念,必须朝着市场走,必须与国际市场接轨。
对于剧院团来说,一切改革最后都要体现在剧目上。而沈阳杂技团在推进改革之时,也在思考着一个更大的问题——杂技应该怎么演?有着3000多年历史的杂技艺术,一直延续着传统方式的演出,可谓“全国一盘棋”,你有的我也有,你能演的我也能演,翻来覆去就是那些节目,久而久之,让观众开始由乏味而厌倦。我清醒地意识到,再延续传统单一的演出模式,已经不能适应演出市场的需求,要获得市场,就要出新,就要造好“大船”。
于是,我们在综合国际、国内市场情况及本团实际能力的基础上,立足于高起点,拟定了一个运用灯光、音乐、舞美、服装、舞台变化等多种手段包装,将惊险性、艺术性、观赏性融为一体的,能够体现时代精神与现代风格的,追求民族特色和突破传统的,并能与国际接轨的新型杂技精品晚会计划,让独树一帜、具有2000多年历史的中国杂技走向现代化,与世界著名的马戏团一争高低,借助这艘杂技“大船”,以最快的速度让沈阳杂技团取得新的辉煌。
于是,我们在全国物色最优秀的杂技、编导、舞美、音乐、作曲、服装界的专家,组成造“船”主创班子。经过多次讨论,几番反复,精选本团15个风格各异的、在国内领先的精品节目,形成了能与国际接轨的全新概念的精品杂技晚会方案。为体现对人生对艺术的梦想,将晚会命名为《天幻》。
市政府、市文化局的支持,连同沈阳杂技团自筹,我们共筹集资金500万元,加上以股份制形式吸纳深圳奥兰多演艺制作有限公司的300万元资金,邀请国内一流编导、舞美、作曲加盟,投入了这艘杂技大船的打造。
1999年1月16日,杂技“大船”在沈阳杂技团演出现场横空出世。舞台上呈现的一派惊险奇崛和美轮美奂,立即引起观众的浓厚兴趣,在沈阳连续演出60场,收入120万元。很快,《天幻》在杂坛引起轰动,中国杂技家协会主席夏菊花率领四位副主席和一位秘书长专程来沈阳观看《天幻》。她兴奋地评价说:《天幻》具有里程碑意义,在国内是一流的,在国际市场也一定叫得响;舞台空间的拓展、现代艺术形式的运用,令人耳目一新。《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几十家媒体也分别予以报道,作了“场面壮观恢宏,气势雄伟”等评价。国家文化部专门在沈阳召开全国杂技艺术家研讨会,推广《天幻》的成功经验。
美国、日本、俄罗斯、韩国演出商慕名而来,韩国《光州日报》和MBC电视台率先邀请《天幻》赴韩演出60多场,场场爆满,收入80万美元。接着又应邀到日本、美国、阿根廷、巴西、乌拉圭、墨西哥、智利、多米尼加、波多黎各、新加坡、香港、澳门等国家和地区总共进行了500多场商业演出,观众达42万人,总收入2000多万元,其中第一年演出165场,演出收入314万元。
在巴西圣保罗演出时,出现了观众排队1.5公里的购票场面。发行量达320万份的《圣保罗日报》用整版的篇幅,以“来自外星球的艺术”为题对《天幻》进行了全方位的报道。认为“《天幻》是杂技与芭蕾的精妙结合,与巴西足球和桑巴舞有同样的魅力”。闻名世界的法国“明日”杂技节主席莫克莱尔先生不仅观看三次,还介绍法国一家电视台实地拍摄,以40万元买下了《天幻》在欧洲的电视转播权,连续三年在圣诞之夜向全欧洲播放。一位美国演出商在看了《天幻》演出后感叹地说:“这样的节目,值得在拉斯维加斯建造一个剧场!”
 
二、实施改革促发展,保持沈阳杂技在中国杂技界的领先地位
 
沈阳杂技演艺集团是沈阳杂技团在文化体制改革中,经资源整合组建成立的。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实施的一系列改革成果,得到中宣部、文化部、人力资源部、新闻出版总署、广电总局的肯定,先后被评为“全国文化体制改革先进企业”“全国文化体制改革优秀企业”。
应该认为,文化体制改革是历史的必然,是文艺院团生存与发展的必然。以沈阳杂技团为例,《天幻》之前的相当一段时期,沈阳杂技团受计划经济桎梏,思想守旧,演出形式和演出节目不变,在国内几乎没有市场,在国外演出的节目也任凭人家挑选。比如国外商家都看中我们的《腾空飞杠》,为满足要求,就先后排了十几组《腾空飞杠》。由于没有主动权,出国演出几乎成了为国外市场加工“零部件”,节目越来越少。随着市场经济的迅速发展,杂技团的改革势在必行,因为不改革就不能生存,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条。我就任沈阳杂技团团长后,在市文改办和文化局支持下,初期阶段在体制机制上进行了如下改革:
(一)转换用人机制
过去杂技团是以职级定岗,论资排辈,严重限制人才的成长和浪费人才资源。我们采取以才取人、以能定岗的方式,彻底打破了旧的用人机制。对团里全部演员、学员进行全面技术考评,从基本功、表演动作、节奏到节目表演,逐项进行测试,根据考评成绩和工作需要重新定岗定位,实行低职高聘和高职低聘,等等。
(二)转换管理体制
市场经济要求杂技团由事业服务型向产业经营型转换。这个转换,必须精简那些虚设的机构,打破干部的终身制,实行以需要设岗,以能聘人。我们根据实际需要,将原来6个科室合并为3个办公室,将原来的行政人员减少1/3 。在机构调整中,还根据需要加强了艺术研究、艺术生产部门。在干部聘任中,采取了全面考核、民主选评、党委把关、团长聘任的办法,既增加了民主透明度,又严肃了任免程序。被聘任的演员队3位队长,平均年龄不到30岁,而且全部是业务尖子,这是杂技团有史以来没有过的。机构精简了,干部年轻了,队伍精悍了,素质提高了。全团上下生龙活虎,满负荷运转,这足以证明体制改革和干部调整带来的生气。
(三)改革分配制度
彻底打破大锅饭,实施真正意义的分配制度改革,是推行改革的关键环节。在这个环节上,我们叫了“真章”,将原有工资关系存入档案,本着充分体现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原则,以按能、按效、按责、按岗重新评定工资。新的工资标准分为六级,拉开了收入档次,并且原则上每年平均调整一次,如因岗位调换,可随时增减。为鼓励演职人员刻苦练功,钻研技术,创作精品,还建立了金牌津贴制度。凡是在国际或国内各种比赛获得奖牌的节目都给予津贴,加在工资中,在岗期间永远享受,金牌津贴不仅发给演员,其他与奖牌有关人员也根据贡献给予适当补贴,以资鼓励。
(四)广纳贤才
改革的目的是发展,而发展的原动力是人才,没有人才,就谈不上发展。在人才方面,我们把握了一个原则,那就是不分来历、不讲资格、不看原来级别,只要技巧高、业务能力强、品德优秀就努力培养,大胆启用。在实践上,我们尽一切可能给予人才展示才华的机会;不仅从感情上关心、爱护、教育、培养人才,而且注重从物质上为人才提供良好条件。对人才的重视和所采取的竞争措施,不仅使国内规模较小的杂技演员来团应招,就连上海、重庆这些直辖市著名杂技团演员甚至全国金奖获得者也投向沈阳,从而引进了一批优秀人才,先后有20多个有影响有知名度的优秀演员汇集在沈杂这杆大旗之下。
一系列改革措施陆续出台并实施,促进全团上下发生了重大变化,从练功态度到工作效率,从思想到行为,从环境到精神面貌都呈现出新的亮色。
《天幻》成功后,沈阳杂技团于2004年组建成立了沈阳杂技演艺集团,围绕发展目标,在深化改革上做了如下努力:
一是彻底打破“铁饭碗”,由文化事业转为文化企业。
尽管这个“转”字异常艰难,但沈杂人敢为人先,经过种种努力和大量工作,从“一把手”到一线演职员全部履行了由事业到企业的身份转换手续,成为全国第一家“事转企”专业艺术团体。
二是改章建制,按现代企业模式管理与运营。
由外聘的总经理具体负责,在充分调查研究、征求群众意见的基础上,按照现代企业管理模式,建立了行政管理、财务管理、人事管理、演出及外事管理、后勤管理五大类共37项规章制度,以及各部门、各岗位的岗位责任制度,使全体干部职工的岗位工作和职责行为均有遵循规范,从而实现了从组织管理到制度管理的根本性转变。
三是建立“艺委会”,为中心工作当参谋、把关定向。
由业务团长、杂技老艺术家、演员队长、学员队长、导演、教师、骨干演员等组成,具体负责艺术生产的研讨、节目创新,以及日常训练、演员考核、职称评定、出国演出等,对《天幻》以后的一系列新产品出台,起到很好的参谋作用。
四是推行剧目生产股份制合作。
为弥补资金不足,推行多渠道股份制合作,吸收民营资本和国外资本入股合作,进行创作生产。童话杂技剧《美丽的传说》、杂技剧《孔子》、情景杂技秀《太阳鸟》,都是股份合作生产并创造出良好经济效益的剧目。
五是加强营销建设,以优势促经营。
立足于国际化运营方式,将长远战略与发展现状紧密结合,通过加强营销队伍建设、营销网络、“沈杂”网站的剧目广告、系列宣传推广“沈杂”品牌,将产品与市场相对接,利用一切可能条件,拓宽新的推广渠道。
六是确立品牌观念,编印《品牌管理手册》。
以中国工商总局批准的“金狮舞球”企业标识为基础,从企业管理、产品生产等诸多方面的多个环节都作了规范而严格的规定。
所有改革努力,对促进“沈杂”文化产业发展,实施不断创新的艺术生产,起到强有力的推动作用。
 
三、坚持创新“走出去”,让沈阳杂技成为国际市场的中华名牌
 
“沈杂”改革至今14年来,以“产品、市场、人才、管理”加“创新”的“4+1”运营模式,在艺术生产上坚持创新,坚定不移走外向型企业发展之路,努力使沈阳杂技成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代表。近五年,先后派出16个演出团队赴欧美及亚洲的24个国家进行2600余场商业演出,观众超过300万人次。沈阳杂技在国际市场占据了一席之地,成了具有较高艺术价值和商业价值的中华文化品牌。2007年,沈阳杂技演艺集团被文化部评为全国优秀文化出口企业和全国文化产业示范基地。2012年,主打产品“天幻秀”被评为辽宁省首届十大文化名牌产品。
我们坚持创新“走出去”,以原创产品为优势,通过打造“幻字号”杂技品牌,增加艺术投入,不断推出富有民族特色的剧(节)目来打造企业核心竞争力,让沈阳杂技成为国际市场的中华名牌。
借助《天幻》的国内轰动效应和国际影响力,沈杂又陆续生产出了《龙幻》《梦幻》《美幻》、大型情景杂技秀《天幻Ⅱ——太阳鸟》,形成了“幻字号”杂技品牌;生产出了杂技童话剧《美丽的传说》、杂技剧《木兰》《惊天饭店》《孔子》《道》《海盗》和主题杂技晚会《未来》等大型剧目,以及《转动地圈》《圣火绸吊》《金达莱——绳技》《90炫技滑板飞棒》《未来——双轨悬转飞杠》等精品杂技节目,取得优异成果。
以《龙幻》为例。这是一部以独步世界的中国“龙”为主题的大型杂技晚会,精彩之处在于,不但全部节目在衔接上充满统一的浑然天成之美,更有着单个节目尽善尽美的编排和高难技巧的运用之美,再加上绚丽的灯光、新潮的造型、个性化音乐及现代舞台音效,令人赏心悦目。剧目一经成型,国外演出商便纷纷抢在第一时间签订演出合同。2003年推出后,先后在德国、俄罗斯、美国商业演出200多场,收入500多万元。2005年春节期间,又在新加坡国际会展中心连演4场,收入40万元,创造了单场演出收入1.5万美金的历史纪录。
而第三部“幻”字系列产品《梦幻》,是一台情景杂技晚会,增加了魔术、滑稽表演,贴近百姓,贴近生活,突出了好看、好玩的观赏性和娱乐性。2005年5月在沈阳南湖剧场拉开帷幕后,连续演出7个月,每周演出4场。从演出场次看,是沈阳市近20年里,单个剧目在一个剧场连续演出历史上绝无仅有的。
2011年推出的大型情景杂技秀《天幻Ⅱ——太阳鸟》,在创新上突出了杂技表演从“技”到 “艺”的华丽变身。具体而言,颠覆了以往杂技突出“技”的观念,使“艺”得到了完美的展现,成了重要的美学价值所在,使演员在舞台上表演显得更加好看。从娱乐的角度,将少见的“夜抖空竹”“吊小辫”“女子爬杆”“大飞轮”等选入,还将过去杂技晚会没有用过的小丑加了进来;而全息投影等高新科技的采用,在舞台的娱乐功能及效果上,更是凸显了文化与科技的融合效应,使舞台呈现出立体美的震撼,给观众以强烈的视听效果和美感享受。
剧目推出后,深受南美高端市场的欢迎和好评。2011年在巴西、智利、阿根廷巡演均产生了轰动效应。每到一地演出,都掀起新一轮中国杂技热。在巴西圣保罗、里约热内卢、巴西利亚、累西腓和纳塔尔等8个城市的70余场巡演,观众非常踊跃。在圣保罗演出时,可容纳4500人的“信用卡剧场”座无虚席,观众在感受到不一样的神奇之余,提到“沈阳杂技”便连称“沃!”(精彩绝妙之意)。演出的精彩与观众的反响,使南美最大的演出商“快乐时光”娱乐演出公司总裁兴奋异常。2012年和2013年,该剧还在美国、新加坡、德国分别进行了3至9个月的巡回演出,受到广泛欢迎和好评。“幻字号”产品自投放市场以来,共在国外演出1600多场,收入3000多万元。
创新生产出的《转动地圈》获金狮奖第六届全国杂技比赛金奖;《圣火绸吊》获第三十二届摩纳哥蒙特卡罗国际杂技节“银小丑”奖;《金达莱——绳技》获第七届全国杂技比赛文华杂技节目创作银奖;《90炫技——滑板飞棒》获第七届全国杂技比赛文华杂技节目创作铜奖;2012年打造的《未来——双轨悬转飞杠》在刚刚结束的第九届全国杂技比赛中荣获金奖。
总之,沈阳杂技艺术作为中华古称“百戏”的一朵奇葩,在过去的艺术实践中,已经在全国、在世界比较完美地展示了动人风采。在文化强国的伟大实践中,我们要在市委市政府的关怀下,在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的领导下,在社会各界和人民大众的支持下,继续奋发努力,继续敢为人先,续写辉煌,让沈阳杂技永远体现人民性,永远升腾民族性璀璨!
[责任编辑    邹    军]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沈阳文学艺术界联合 辽ICP备12007304号   沈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文艺资源中心